乌鲁木齐市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719抗洪抢险英雄谱 [复制链接]

1#

从7月19日早晨开始,更乐镇党委书记张志明指挥率领党委、政府一班人,快速反应,措施得力,在洪水爆发前妥善布署,安排“三道防线”,使镇、村干部死盯死守在易发山洪的更乐东部张家庄地区,与受灾群众共患难,共生死。

因为有镇干部在场,各村得以快速组成以包村干部为首支部成员和骨干党员为成员的小分队,有条不紊挨家挨户动员危房户安全转移。尽管张家庄地区当日降雨量超过毫米,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洪灾,所有道路、村庄街道、赖以生存的千亩梯田全部冲毁,大小车辆冲走不计其数,涉县境内受灾最重,却无一伤亡。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县委书记李书生、县长汪涛视察时给予肯定:“无一伤亡就是最大的胜利!

不仅如此,更乐镇灾后重建,组织有力,行动迅速。在第一时间轻灾救重灾组成更乐“兄弟连”;第一时间给灾区接通信号,消除群众心理上的受灾恐慌;第一时间打通所有受灾村的机动车通道。因为更乐镇位于王金庄、关防、固新等乡镇的中间,打通更乐的生命通道,就打通了半个涉县的生命通道,而张志明7月19日一夜没睡,7月20日一天,就翻山越岭36公里,亲眼看遍了更乐受灾最重的13个村。因此,更乐干部群众都说:“更乐抗洪抢险,首功当数杨志明。”

张家庄街道内洪水冲下来的汽车

7月19日9点开始,大洼村党支部书记张书生就开着自己的皮卡车,巡视大洼村口的河道和堤坝工程,一直转到了前何村的青阳山口,才转了回来。一路还边拍摄水流,边把许多河水和瀑布的美丽视频发到更乐镇的防汛群里。到11点半左右,返回大洼的张书生猛然感觉出村里的暴雨,比他走过的其它村大、猛两倍,当下就把对水流的欣赏变成了害怕,当下就把车停在村口龙王庙前的路口,集合村干部一起分工转移房子不结实的群众多40户,压根就没有想到吃午饭。

一个叫何拉弟的老大娘,耳朵聋,谁劝也不走,死活不离自己住的小石屋。老人的儿子在外打工,张书生就喊上她本家侄儿,俩人用水浇灭灶堂里的火,把做了半截饭的何拉弟强行背走。大约16点,侄儿告诉何拉弟,她做饭的厨房塌了。何拉弟这才眼泪汪汪地感谢张书生救了她的命!

最后转移的是张书生家下方的张二亭、杨井的老俩口。他家的屋顶漏得外边大下,屋里小下,屋外不下了,屋里还下。张书生怕有危险,让他俩转移,杨井的听话,很快就转移到亲威家了,张二亭病得很厉害,不愿拖累别人,咋劝也不搬,只愿死。张书生不敢强行背,就一直呆在他家,再三再四劝说:“你不走,我也不能走,咱俩就一起死吧!”……

直到街门口的山洪涨到二尺高了,站不定人了,张二亭见张书生真要跟自己同生死,才同意走,可已经没法走了。张书生就把院里的铁管梯子移到堂屋隔廊,背他爬上三米多高的梯子,再磨皮擦肉一点一点挤过隔廊,跨过邻居房顶,才把张二亭安插到了老伴转移的那户人家暂住。戏剧性的是洪水过后,张二亭、杨井的老俩口住的石头房子竟然没有塌……

大洼村口洪水过后,打通临时路时的场景

从7月19日上午11时开始,纪委书记李海峰为了快速妥善完成“转移”临河靠山群众的任务,嫌镇里的公车走山路不行,开着自己的大马力越野车,跟马振江镇长一起在大雨中挨门挨户亲自查看,不漏一户。13个村全部查完,午饭都没顾上吃,又在山洪易发路段拉完最后一道警戒线。返回路上,山上的泥石流呼啸而下,横穿马路,逼近车头不足一米,马振江、李海峰带领车上三人弃车脱险。

此刻,前方泥石流越滚越汹涌,左侧和后方都是河道,洪流滚滚,他们只能在大雨中摸到右边一处高地上的江联小学,在没电、没路、没信号、没吃、没喝“五没”的“孤岛”上忍饥挨渴,过习总书记所说的“五关”。天刚见亮,他们就顺着山梁开始查看灾情,投入抢险……

抢险队打通下江线到南漫陀路段时,发现李海峰的车竟然还停在路面上,泥石埋了车的前半部……

7月19日15时左右,十几道沟的山洪都汇入平时干渴的清泉河,洪峰超过五米,一浪超过一浪还在不停地涨……。井关公路边后何村段高台上的一家小超市内的潘梅的老俩口和他的女儿、孙子、俩孙女一家六口乱作一团。让他们再想一百次,他们也不相信河水能漫出三米多高的河堤、跃上路面、跃过桥面,涌进他家的店里……后悔答应镇村干部预防万一要提前转移的,却偷偷没走……现在想走却也走不了了……

这时,暴雨越来越猛,坡急街陡的前何村各个街口都浊浪滔天,前何村党支部书记何彦庆听到了超市里边的呼喊,可此时此刻从哪一条路走向小超市,都肯定会被水冲走,可以说根本没法过去营救。但冷静沉着的何彦庆急中生智,找了一条架板,一边搭堰头一边搭墙头,一纵身就从摇摇晃晃的架板上“飞渡”了过去,顺利跨越街道上三米多宽三尺寸多高的洪流,沿超市后墙,拐到超市另一侧,把一架梯子从两米多高的窄巷里伸下去,在齐腰深的洪水中到达小超市,一趟一趟,把三个孩子抱上梯子,把三位老人扶到了安全地带……过程仅仅持续达10多分钟,却惊心动魄,像过了半小时……

一家六口全部转移后不到五分钟,一个大浪头过来,把小超市一屋子的贷物席卷一空,连门带窗全卷走了……窄巷一边的房屋也轰然倒塌……

这是暴雨停后的第二天,小超市左边何彦庆架板“飞渡”的那道街洪峰已息,但小超市门前洪水虽然小了,仍然没退。那首窄巷也旁边倒塌的房屋历历在目。

在更乐镇轻灾救重灾的十多支队伍中,东巷村支部书记江珍安显得最为突出。

7月22号那天,他的丈母娘突然病逝,妻子焦急地打电话通知他从抢险救灾一线赶回去。他却一声不吭,隐瞒了妻子的电话,带领村党员突击队继续战斗……

亲人死亡,最亲的人不到场,这在当地风俗中属大忌。事后有好几个人数说江珍安,灾区少你一个,能显出什么来?但家里没你,就少了支柱呀!

可江珍安却回答:“我知道,也明白。可如果都有事,都回家,灾还救不救?”

这不是什么豪言壮语,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担当呀!

还有镇组织委员樊国正,7月19日在江家庄与村干部一起转移群众,被困江家村。第二天就带领村支部书记、村主任父子四人,在齐腰深的洪水中,拖拽、捆绑洪水冲倒的树木50多根,靠崖筑起了一条人行“栈道”,打通了与镇政府的联系;还有镇武装部长宋文彬,他的家在关防乡,也是重灾区,电话联系不上,10天内也没有回一趟家……

还有……

还有……

更乐镇抗洪救灾一线,还有许许多多的英雄事迹,就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们在暴雨中是受灾群众的主心骨;在洪水中可以组成冲不垮的堤坝;时刻在最高处、最险处树起一面面鲜红的党旗,谱写了一曲曲抗洪救灾的凯歌。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